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频山频水的创作家园

(原创作品,请勿侵权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人王璐,曾用笔名路朝东,金粟,现在陕西省富平县物价局工作,富平县作家协会会员.理事。曾在《北方作家》《参花》《月亮诗刊》《现代作家文学》《大众文苑》《北方诗刊》《女友》《三秦都市报》《杂文报》《陕西农村报》.《渭南日报》《大荆山报》《精短小小说》《周口晚报》《泰安日报》.《星星》.《女友》《都市》文学杂志.《小小说月刊》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80余万字,诗歌合集《三人行》由团结出版社出版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寡妇张金华【原创小小说】  

2015-01-14 14:07:05|  分类: 原创小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寡妇张金华
(文:频山频水)


寡妇张金华【原创短篇小说】 - 频山频水 - 频山频水的创作家园

 

    张金华是后山张老三最小的闺女。张老三七个闺女,个个长得赛天仙,人称“七仙女”。在张老三眼里,这“七仙女”就是他的七棵“摇钱树”。所以说,甭看张老三整天好吃懒做,可吃穿不愁,生活无忧,日子倒也过得舒坦。
    十三岁那年,张金华嫁给了前山侯老四的老八侯虎。侯家是寨子里数一数二的大户,常年做着皮革生意,更是在“杀虎口”一带小有名气。听说这桩婚事在当时震惊了十里八乡,人们都说张金华是“美女嫁富郎,一辈子不恓惶。”可谁知道,张金华见过候虎一面,死活不愿这门亲事。
    侯虎是侯老四和他的四姨太所生,也是他八个孩子中唯一的男丁,白白净净,人高马大,就是有点智障,但侯老四还是把他当做心肝宝贝来疼爱。为了给儿子能娶上一个好媳妇,侯老四可没少费心思。那时候的婚姻讲究门当户对,和他门当户对的多是圈里人,相互之间知根知底,媒婆先后提了好几家亲,人家都是摇头婉拒。就是这个张金华,侯老四也是花了五十两银子和十四担稻谷的大价钱,最后才让张老三动了心。
    张金华拗不过她爹张老三,那倔脾气,认死理儿,十头牛也拉不倒。张老三一辈子就爱钱,张金华不愿意,他便像个疯子似的,一会儿要跳井,一会儿要上吊,大哭小闹的。摊上这样一个爱钱不要命的父亲,张金华没辙了,只有认命的份儿。
自从进了侯家,张金华就像宝贝疙瘩似的,她漂亮,又聪明,懂礼貌,很得侯老四的赏识。每次在饭桌上,侯老四都要叮嘱一番:“不许让金华做家务,吃饭穿衣更是不要慢待她,谁要是故意刁难她,是太太的我就休了,是姐妹娃儿的就赶出我侯家的门。”此话一出,落地有声,四姨太和张金华自然高兴无比,只是其他三位太太和孩子们虽然强装笑脸,点头称是,但心中的不悦甚至嫉恨却在一天天地累积。
    张金华和侯虎在一起,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和木偶在一起,大白天就是陪他玩耍,到夜里,他一倒下便睡,而且鼾声如雷,一觉能睡到透天亮,不叫不醒来,醒来了还要她帮着穿衣洗漱。在张金华眼里,她哪像是侯虎的媳妇,她只是伺候他的一个丫鬟,和丫鬟不同的地方,就是他们可以脱光了睡在一张床上。好在衣食无忧,侯家上下都待她不薄,要不然她是一天也过不下去的。
    直到有一天深夜,迷迷瞪瞪的张金华突然发现有个黑影闪进了屋,摸上了床,眼睛睁开一看,发现侯老四正骑在她的身体上,她惊恐极了,她想喊,但被侯老四用手紧紧捂住了嘴巴。侯老四喘着粗气,眼睛充满了血丝,然后对她说:“华儿,你甭怕,我是你爹。你看虎儿这样子,真是苦了你了。爹只想让你给爹生个带把的,爹答应你,爹死后家产都是你们的。”
    那天晚上,天空没有星月,风中飘着冰冷的雨丝,张金华第一次被一个男人,准确地说是被她爹侯老四给睡了。看到床单上留下的血渍,那一片代表着少女贞洁的殷红,她伤心地哭了一个晚上。
    四姨太不知怎么知道了这件事,背地里就让张金华在地上跪了三天三夜,还口口声声骂她是“勾引男人的婊子,心怀鬼胎的贱人。”为了不让侯老四轻易得手,四姨太还以照顾儿子为由,搬到了儿子的隔壁房间去住。这样,她就可以天天盯着那边的动静了。侯老四心知肚明,以后也就收敛了许多。毕竟这事违背伦理,要是让别人知道了,那自己就不是个人了。
    十八岁那年,侯虎不慎溺水而亡,没有了丈夫的张金华从此成了寡妇。
    寡妇张金华在家里就像是个多余之人,鸡嫌狗不爱,谁都可以随意地欺负她。侯老四年老体弱,瘫痪在床,加之生意日渐衰落,他的四个太太便不顾旧情,将剩余的家产刮分后弃他而去,侯老四气急吐血,一命呜呼。张金华强忍着心中的悲痛与悲愤,草草掩埋了侯老四,之后便回了一次娘家。她原本想得到亲人们的帮助和抚慰,但眼前的一切又让她心灰意冷。她看到的家不像个家的样子,而是一片废墟,上面散落着破烂的砖瓦碎片。原来,她爹张老三嗜赌如命,债台高筑,被讨债的人给逼疯了,听说在四处流浪,是死是活还不得而知。她娘的下场更惨,被她爹抵了赌债,因不甘屈辱,纵身跳下了山崖。绝望中的张金华无路可走,便又一次回到了侯家,只身过上了孤苦伶仃的生活。
    十八的姑娘一朵花,十八岁的张金华更有着少妇的那种成熟与妩媚。她不怕孤独,不怕寂寞,怕就怕黑夜来临,那种恐惧和不安总是折磨着她的身心。她总是合衣而睡,枕边放着一把菜刀,曾经有位商人跳窗进屋,想占她的便宜,但被她一刀砍掉了两个脚趾头,事情传出之后,她名声大噪,再也不敢有人来骚扰她了。
    几年后的一天,张金华从路边捡回一个浑身烂疮几乎没有生命的女婴。她用一扇大铁门从邻居家换回一只奶羊,她要真正让自己当一回母亲,她伺候羊,然后用羊奶喂孩子,她就是再苦再累,也要像天下所有的母亲那样抚养孩子成长。就在女儿十八岁那年,她为女儿招了一个陕北的小伙做上门女婿,第二年,女儿就生下了一对双胞胎男孩。她有女儿女婿,还有了孙子,终于有一个像模像样的家了。在张金华的脸上,幸福像花儿一样盛开。
    人常说:寡妇门前是非多。女儿听到了村里的一些风言风语,便撇下一对孩子,和女婿悄然离开了家,以后再也没有回来。抚养两个刚过周岁孩子的事又落在了张金华的身上,天好像塌了一般。可孩子就是她的未来和希望,看着身边一对活蹦乱跳的生命,她没有理由不坚强地活下去。每天,在寨子里的大街小巷,人们都会看到她怀里绑一个,身后背一个,挎着破旧的箩筐捡拾破烂。饿了,啃几口又冰又硬的玉米面窝窝头;渴了,喝几口路边渠道里的脏水;累了,顺势靠在墙上闭起眼睛。不到五十岁,她腰弯了,头发白了,年轻时候的风采更是没了。
    好不容易熬到了七十三岁,张金华将两个孙媳妇娶进了门。本应该好好享受一下晚年的生活,不曾想却被孙子和孙媳赶了出去。他们嫌她老不中用,会拖累他们的新生活。
    要知道,这个家,张金华苦苦支撑了六十年,守了五十五年的寡,照顾了六个血缘上和自己毫无关系的孩子。在古稀之年,她又要流离失所,像一枚落叶随风飘荡。她的心在淌血,累得再也站不起来,没有一点力气了。她依靠在窑洞前那棵歪脖子柿树下,愣愣瞅着远处的巷子里······
    一场纷纷扬扬的雪花从天而降,落在山坡上,落在村院里,落在张金华雕塑般的身躯上。一会儿,太阳又出来了,茫茫雪野,一只仙鹤张开翅膀飞上天空。人们都说,那是张金华去了天堂。天堂,那里一定没有不幸和苦难。



    
    
   
    

  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中国新小说
阅读(230)| 评论(3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