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频山频水的创作家园

(原创作品,请勿侵权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人王璐,曾用笔名路朝东,金粟,现在陕西省富平县物价局工作,富平县作家协会会员.理事。曾在《北方作家》《参花》《月亮诗刊》《现代作家文学》《大众文苑》《北方诗刊》《女友》《三秦都市报》《杂文报》《陕西农村报》.《渭南日报》《大荆山报》《精短小小说》《周口晚报》《泰安日报》.《星星》.《女友》《都市》文学杂志.《小小说月刊》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80余万字,诗歌合集《三人行》由团结出版社出版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记忆中的红苕饭【原创散文】  

2015-01-23 15:15:50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记忆中的红苕饭
(文:频山频水)

    前几日去了一趟大姐家,就是想吃一顿她做的红苕面削削。大姐一听就笑了,说:“这红苕还没把你吃够啊?!”大姐这话的意思我明白,我从小就是个馋嘴猫,吃饭总爱挑三拣四,可只要是大姐做的饭,我二话不说,一顿就能吃上两大碗。尤其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家里一年至少有一半多时间吃的都是红苕饭,每当看到我吃饭时如饥似渴的样子,大姐总会刮着我的鼻子对我说:“小心点儿,别噎着,肚皮撑破了可不好使。”那情景,我至今一直没忘。
    大姐在堡寨上是出了名的能行人,心灵手巧,做起饭来干净麻利,不仅花样繁多,而且别具风味。那时候,家里的粮食紧张,全靠父母挣工分来维持生计,但很多时候都是填不饱肚子。生产队一连打了几十口井都是黑窟窿,群众的生活用水成问题,甭说养庄稼了,庄稼收成好坏,全靠老天爷帮不帮忙,雨水多的年份,收成就好一些,遇到干旱少雨,只有干瞪眼,绝收更是常有的事。那年月,人们都在为吃饭而发愁。父亲是一队之长,他说过的一句话给我的印象很深:“办法总比困难多,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。”他跟社员们一合计,就开始大面积栽种红苕。红苕既耐旱,产量又高,又耐储藏,所以说,红苕在当时几乎成了人们无奈的主食。
    还记得收获的时候,红苕堆起来就像小山,社员们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。因为在他们眼里,那就是养家糊口的粮食,就是生活和生命的希望。那时候,家家院里都打有红苕窖做储藏,啥时候想吃了,就下去捞一些上来。红烧的吃法有好多,生熟都能吃,除了大家平常爱吃的蒸红苕、烤红苕外,红苕炒粉、红苕甜碗、红苕粉条、红苕丸子、红苕面削削和红苕粥粥,也都成了人们的家常便饭。像红苕甜碗,色泽黄亮,松绵甜美,至今还是农村红白事席口上一道必不可少的美味佳肴。红苕面削削,更是以光滑、味甘、筋道而深得大家的喜爱。红苕饭,让人们度过了一段艰难困苦的岁月,滋养了我和弟弟天真的童年。
    时光荏苒,农村经济有了翻天覆地的发展和变化,人们再也不用为吃粮紧张而发愁了,因此,红苕饭也就渐渐淡出了乡村餐桌,但那一段不平凡的岁月却深深植入人们的心里。红苕饭是救命饭,这种说法并不为过,但我相信,人们当初只是把红苕作为粮食的一种补充,对它的了解还是知之甚少。其实,红苕竟是一种非常好的营养食品,含有丰富的糖质、维生素和矿物质、食物纤维等,对于维持人体健康、调节人体功能、促进人体免疫力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。如今吃它,吃的不再是味道,更多的是健康,还有怀旧情怀。



记忆中的红苕饭【原创散文】 - 频山频水 - 频山频水的创作家园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3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